5 月份以太坊单日链上手续费峰值出现在 12 日 ETH 价格高点以及 19 日市场大跌。

原文标题:《市场震荡 以太坊矿工涨薪》
撰文:茉莉

动荡的 5 月结束了,比特币(BTC)和以太坊(ETH)均未收回距离高点的跌幅。当比特币的中国矿工们还在焦虑中等待监管出清矿场的政策时,用显卡挖矿的以太坊矿工迎来了「涨薪」。

TheBlock 数据披露,以太坊矿工群体的总收入在 5 月创下新纪录,达 23.5 亿美元,其中,链上交易为矿工们贡献了 10.3 亿美元的手续费收入,占总收入的 43.8%。

从历史统计数据看,矿工的链上交易费收入从去年 8 月开始有了明显的增加,在今年 2 月一度超过了区块奖励收入。交易费用的增加与以太坊链上 DeFi 生态规模扩张的趋势强相关。

尽管 ETH 价格在 5 月出现了腰斩行情,但矿工的 ETH 收入反而在增加。特别是 5 月 19 日大跌当天,ETH 日跌幅 26%,而全网矿工的 ETH 挖矿奖励和手续费达 74502ETH,创下月内最高记录。当日,资产市场高波动,链上 DeFi 用户的避险行为频繁,贡献了大量的网络费用。

最近一年,以太坊带给矿工的网络手续费收入逐渐趋近于挖矿奖励收入,有两个月,手续费反超挖矿奖励。让手续费成为 ETH 的价值捕获方式之一,正是以太坊转型方向的题中之意。

5·19 大跌日 以太坊矿工赚翻

6 月 1 日,币安显示,ETH 报收 2551 美元,距离 5 月 12 日的 4372 美元历史高点跌幅 41%,也未能在 5 月结束时收复 3000 美元失地。

尽管价格波动,但维护链上安全运转的以太坊矿工并未因市场动荡而受损,相反,矿工收入在 5 月创下历史新高,达 23.5 亿美元,较上月记录增加了 42%。

The Block 数据显示,23.5 亿美元矿工群体的总收入中,区块奖励收入达 13.2 亿美元,链上交易费用收入为 10.3 亿美元,两部分收入均创历史新高,后者收入已占总收入的 43.83%。

5 月加密货币市场动荡,以太坊矿工收入再创新高去年 6 月后,矿工收入增速加快

与矿工收入同创记录的指标还有以太坊的链上交易量和活跃地址数,数据显示,5 月,ETH 链上交易量达 4500 万余次,较上月增长了 7%,同比去年 5 月增加了 69%;网络活跃地址数为 2000 多万个,较上月增加了 14.6%,是去年同期的一倍有余。

以太坊 5 月多指标创新记录,既与 ETH 的价格在当月攀上历史新高有关,也与后来突然而至的崩盘相关,特别是矿工收入的链上交易费部分,在 5 月 12 日 ETH 高价之日和 5 月 19 日暴跌之日,交易费都站上了矿工日收入的高点。

5 月加密货币市场动荡,以太坊矿工收入再创新高5 月 ETH 日手续费总和走势

TokenView 的数据显示,5 月 12 日,链上的单笔交易手续费均值为 69.38 美元,当日手续费总和超 1.12 亿美元,全网贡献了 26900 多个 ETH 的链上交易费用;而在 5 月 19 日崩盘日,单笔交易的手续费均值在 71.77 美元,链上 3 万多个 ETH 价值 1 亿多美元进入了矿工囊中。

相较而言,ETH 在 5 月的极高价时,挖矿奖励以美元计价的收入高于 19 日的崩盘价,但若以 ETH 结算挖矿奖励,崩盘时的爆块奖励为 43685ETH,高于币价登顶时的 39829ETH。

无论是 ETH 价格高企还是下跌,链上交易费这部分矿工收入都会得到保障,这无疑与以太坊网络上 DeFi 生态的发展相关,应用和用户对网络资源的需求越高,网络便会出现拥堵,贡献的链上交易费便越可观。

5 月 19 日的极端行情便是一种极致体现,当日,ETH 链上的多个借贷协议面临清算,用户集中还贷的举动会增加网络用量,而当清算发生时,应用也会高频调用网络资源。OKLink 当日统计,当日的 24 小时的清算量达 4246 万美元,较前日激增了 1345%。与此同时,ETH 链上交易笔数急剧增加,网络出现拥堵,当日待矿工确认处理的交易近 2 万笔之多,极速模式下的 Gas 费一度超过了 2000 GWEI。

链上交易费用在 5 月 19 日达到月内极值也就不奇怪了。难怪有投资者评价,撇开监管层面的因素不谈,以太坊挖矿都是一个确定性高且高回报的投资,「价格上涨的时候,矿工收入多;价格下跌,特别是暴跌的时候,DeFi 清算又能不断贡献收入。」

交易费收入增幅超挖矿奖励

从 TheBlock 的数据不难发现,从去年 6 月起,以太坊的矿工收入增速明显,其中的链上交易费收入较 2 年前出现明显增长。

交易费收入增加的情况,在过往仅出现 2017 年 12 月和 2018 年 1 月,币圈人皆知,那时正是 ICO 发币行为在 ETH 链上成规模出现的时期。

直到去年 6 月,以太坊迎来了新的用例,由借贷协议 Compound 推广开来的流动性挖矿,引爆了 DeFi 市场,去中心化交易所 DEX、借贷类应用爆发式增长,保险、算法稳定币等协议轮番成为后来的阶段性热门场景,追求 Farm 高收益的用户携资蜂拥而至,网络的使用率越来越高,王牌 DEX Uniswap 空投治理代币 UNI 时,一直将网络堵死,交易平均手续费极端地被推高至 10ETH。

ETH 链上交易费总额也正是伴随着这些应用的繁荣而不断升高, 去年 6 月至今,也刚好让 DeFi 市场经过了 12 个月的年周期。蜂巢财经梳理发现,以太坊矿工收入结构在这一年中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交易费收入正在趋近于挖矿的区块奖励收入,甚至在去年 9 月和今年 2 月超过了区块奖励收入。

5 月加密货币市场动荡,以太坊矿工收入再创新高ETH 矿工 12 个月的收入结构变化

2020 年 6 月,矿工的 1.1 亿美元总收入中,挖矿奖励为 0.9 亿美元,链上交易费收入为 0.2 亿美元,仅占总收入的 18.19%。到了今年 5 月,矿工 23.5 亿美元的收入中,挖矿奖励占总收入的 56.17%,交易费收入已经达到了 43.83%。

一年时间内,矿工的挖矿奖励收入占比整体呈现逐渐下降的趋势,而交易费收入占比上升,且增幅更高。最近 6 个月时间,挖矿奖励总收入较前半年增加了 403%;交易费收入的前 6 个月总额为 4.5 亿美元,接下来的 6 个月后,这部分收入总额已经增加至 35.6 亿美元,半年增幅在 691%。

这样的增幅,足见链上生态活跃对矿工收入的重要性。但链上手续费的高企肥了以太坊矿工,对网络的使用者来说却不是个健康的态势,拥堵和高费用带来的使用成本终究出在「羊身上」,这只羊既包括 DeFi 的用户,也包括链上应用。

费用结构正是以太坊在 7 月伦敦升级中执行 EIP-1559 提案的原因之一。

该提案直接针对网络交易费设计了定价机制,将费用结构分为基础费用和小费。其中,矿工不会得到基础费用,这部分费用将会销毁;来自用户定价打赏的小费则属于矿工。

这样的设计无疑减少矿工的网络手续费收入。但同时,EIP-1559 规定,当每区块容量超过目标 Gas 的使用量时,基本费用会在接下来的区块增加;反之,则下降。这样就让 Gas 费根据网络的需求情况而调整。对于用户来说,根据网络情况选择打赏手续费,无疑比当前忽高忽高、不可预测的交易费更灵活。

EIP-1559 调整了网络的费用结构,销毁式的通缩有利于 ETH 的价值捕获,但也看得出,网络的总容量和出块时间并不会发生改变,这意味着网络拥堵、低效的问题无法根治。

从 PoW 转向 PoS 的以太坊 2.0,或是终极解决方案,但真正落地仍需良久。好在,一系列的 Layer2 过渡方案正在崛起。对于以太坊矿工来说,手续费收入将比显卡挖矿奖励来的更长久,毕竟,PoW 机制的以太坊链哪怕不是停在今年年底,也将在未来不可避免的消失。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9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