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社区对以太坊提出了激烈的批评,折射出了以太坊社区的隐忧。

撰文:Tomer Strolight
翻译:Nervina Labs

人们会问:「你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不看好以太坊吗?为什么不建议持有或者购买以太坊?」

我的解释如下:

创建一个新社区— 需要的构造以及角色

如果我们要构建一个叫「以太坊」的社区,首先需要的是做一系列的承诺来鼓励人们加入这个社区。

这个社区也需要存在一系列不同的角色:

  1. 工人阶级——从事社区运作所需工作的团体。他们将获得工作报酬,但他们也必须支付自己的花销。我们称这个群体为矿工。
  2. 资产阶级——参与社区创始的群体。我们称这个群体为初始代币发行参与者。
  3. 统治阶级——一个制定规则的团体。这将是一个小团体。让我们称这个群体为核心开发人员,基金会,或 Vitalik。这是资产阶级一个子集。

并且还会存在一个阶级,作为整个社区的规则和工作结果的实体体现,这个阶级的人数会是最多的,我们将称这个群体为以太公民。

当这个新社区一成立,就会做出某些特定承诺来保证社区的运行。做出的承诺之一是:「对工人阶级-矿工的需求将在不久的将来消失」。这个承诺甚至会因为一条规则而被强制执行,该规则在一段时间后会使工作变得不可能。而这就是以太坊的承诺:「从工作量证明转向权益证明。」

这种改变由一项被称为「难度炸弹」的规则强制执行,该规则将带来「冰河时代」。最终会使工作量证明挖矿(PoW) 变得不可能,并会被写入社区的章程或代码中。

另一个承诺是,这个社区的法律是计算机代码。也就是大家熟知的「代码就是法律。」

出现错误

碰巧,在社区建立的早期出现了一个错误,很多资产阶级 [资产阶层] 的钱都有可能在这个错误中丢失。这就是臭名昭著的「DAO」案例,该智能合约从其早期投资者那里筹集了价值 1.5 亿美元的 Eth,但该合约被黑客窃取了大部分资金。这个事件提供并解释了为什么在这种特殊情况下需要对「代码就是法律」的承诺做出例外的借口,但这种例外将是一次性的。

改变是为了扭转错误,统治阶级提出改变规则的建议,让富人受益,而牺牲利用错误的人的利益。这在当时似乎是合理的。

但有一些人,主要是「以太公民」,会抱怨「代码就是法律」的承诺不应该被打破。然而,他们被要求离开社区,因此他们创建了一个名为「以太坊经典」的新社区。

同时,在以太坊社区中,统治阶级制定了新规则(硬分叉)来消除这个错误。资产阶级收回了所有的钱,并在承诺永远不会再制定新规则后,被授予了「代码就是法律」这项铁律的豁免权。

统治阶级的想法

一段时间后,统治阶级又决定更改某些规则以进行维护和优化。另一个硬分叉因此并不意外的出现了。但与此同时,意想不到的事情确实发生了:

社区成立时做出的承诺之一是,工人阶级每完成一个单位的工作,将获得 5 个单位的货币。即每个区块 5 Eth。但统治阶级现在觉得这太过分了,因为觉得工人阶级创造的价值小于他们获得的回报。所以统治阶级将每块 5 Eth 的规则改为每块 4 Eth,将工人阶级的薪酬降低了 20%。

虽然有些人,尤其是工人阶级的人开始会抱怨,但当他们被告知他们可以接受减薪或离开去其他地方工作时,因为这项工作仍然有利可图,还是很多人选择留下来了。

现在,不仅仅是统治阶级发出了「要么减薪要么离开」的最后通牒。资产阶级和以太公民中的大多数也表示支持,为什么?因为这一变化减少了他们自己没有赚取的新货币单位的创建(因为他们没有做任何工作)。因此,与没有发生变化的情况相比,变化后他们获得了更大的总货币蛋糕份额。

没有人认真考虑过「改变这条规则是否违反了社区建立时做出的承诺?」这一类道德问题,可是改变已经发生了。

另一个错误:统治阶级因为「工作会消失」的承诺错过了截止日期

时间正在流逝,事实上,将导致「冰河时代」的「难度炸弹」引爆在即,如果炸弹激活,工作将变得不可能,整个社区都会停止。每个人都认为这会很糟糕。

然而,统治阶级未能设计出从工作量证明向权益证明转换的规则。他们无法兑现最初的承诺。

统治阶级提出了解决方案。解决方案中并没有提到关于牺牲他们自己的财富作为未能兑现承诺的惩罚的内容。也提到从代码库中删除难度炸弹。解决方案只是延迟「难度炸弹「的引爆。

统治阶级声称「我们再次承诺,我们将通过推迟难度炸弹,即通过推迟冰河时代为我们自己创造另一个截止日期来提供权益证明。」

有些人只看表面,接受这种说法。其他人有疑问。 「万一又错过了截止日期呢?」他们问: 「你不会又延迟难度炸弹吧?」
他们又得到了那个已经稀疏平常的最后通牒,「如果你不喜欢它,请离开。」

一个关于延迟难度炸弹的硬分叉被创造了。

又一次工资削减,又一次延长工作量证明

时间流逝。出于和以前完全相同的原因,统治阶级提出并制定了更多的硬分叉。

这一次,工人阶级的工资从每块 4 Eth 减少到 3 Eth,减薪 25%。矿工现在每个区块的收入比社区建立时少 40%,社区建立时承诺代码就是法律,统治阶级也表示他们只会因为那个充分的理由而破坏一次。但是代码是法律的承诺现在已经被打破了很多次,人们期望它定期发生,甚至担心如果没有足够频繁的硬分叉(再次打破承诺),社区的发展也会放缓。

可以预见的是,权益证明将再次错过截止日期,统治阶级也不会因为再一次错过期限而受到任何惩罚。事实上,工人阶级收入的减少是安抚以太公民的代价,工人阶级开始要求统治阶级履行他们的承诺。但是统治阶级乐于牺牲工人阶级的金钱。毕竟,牺牲的不是他们的。

资产阶级和以太公民们接受了工人阶级的牺牲,也没有问「我们社区的工人是否应该为我们社区统治者的失败付出代价?」这种道德问题。

现在,我想在继续这个故事之前暂停一下,因为讲到这里后,任何读者都应该能够反思并说:「这里的某些东西似乎与加密货币旨在修复的系统非常相似。它的目的是消灭统治者。它的目的是让每个人都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它旨在奖励聪明、勤奋和有能力的人,而不是奖励不称职的人或承诺的缔造者。然而,这种破旧系统的重演似乎又要上演了。」当然,如果你只是为了收益而不是为了修复我们的金融体系,就不会有这种反思。

假装取得进展的同时通过削减工人阶级的工资来支付富人

时间继续流逝。权益证明 (Proof-of-Stake) 的进展比最初预期的要慢得多。权益证明承诺该系统无需工作就能工作。统治阶级向其他阶级保证进步正在发生。他们提出了一个局部解决方案来安抚其他阶级。这种和解方案付钱让人们把他们的币存入银行,但并没有消除对工作证明的依赖。购买股份受到了资产阶层的欢迎。毕竟,这是一种因富有而获得报酬的行为,所以他们为什么要反对呢 ?

在这种新的安排下,工作仍然是需要的。然而,这只是富人因为成为富人的低成本行为而得到了新代币,而工人只因为工作的高成本行为而得到报酬。

现在每个人都以新发行的代币获得报酬 (除了以太公民中较穷的人以外的所有人),人们开始担心通货膨胀。

工作证明 (Proof-of-Work) 的结束没有实际的交付日期,即使有,现在也没有人会相信他们。
没有人还在关心难度炸弹,因为他们已经知道,如果它再次启动,它只会再次被推迟。

人人都知道统治阶级不会被追究责任。

然而,人们却有关于通货膨胀的担心。

所以统治阶级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这是以前有效的方法:再次削减工人阶级的工资。事实证明,工人阶级不仅获得了新发行的 Eth 的奖励,而且还获得了用户为将交易进入区块而支付的费用。统治阶级提议烧掉一部分工人阶级的费用。费用仍将由用户支付,但矿工不会收到费用。反而会被牺牲。通过烧掉工人阶级的钱,统治阶级包括资产阶级最终在整个蛋糕中分得更大。这很巧妙。邪恶,但巧妙。

现在,很明显,统治阶级更擅长用「冰河时代」和「世界计算机」等很酷的名字来讲述故事,而不是提供与他们的承诺相对应的实际代码。在这方面,他们并没有让人失望。他们称烧毁工人阶级的收入为「超健全货币」,这是一个结合了「健全货币」(在桌子上弹跳时,你可以听到独特的声音的优质货币)和「超声波」(听不见的声音)的「专业术语。」

好吧,当你不这样分析这些」术语「时,听起来好一些。就像以太坊中的所有东西一样,当你根本不分析它时听起来会更好。

我们走到了这一步,但我们是怎么走过来的?

是什么将我们带到了现在这种情况?

在我们的社区中,统治阶级一次又一次地未能兑现他们的承诺。听起来耳熟吗?

我们有一个社区,在这个社区中,那些从事工作的人一次又一次地为那些不工作的人买单。听起来耳熟吗?

我们有一个统治阶级,他们提出的每一个问题的解决方案,即使造成了更多问题,也从不用为解决方案付出任何代价。听起来耳熟吗?

我们与那些以牺牲工人阶级利益为代价从统治阶级的决定中受益的阶级同谋。听起来耳熟吗?

这听起来就像我们试图逃离的腐败的法定货币系统。

我们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来到我们试图逃离的那个系统?我认为是这些因素。

首先,首次代币发行,或预售或预挖,创造了一个拥有绝大多数财富的阶级。

然后,DAO 硬分叉旨在修复那个富人所犯的天真的错误。然而,它引发的争议似乎开创了一个先例,即规则制定者可以向规则接受者发出最后通牒:「要么接受,要么离开」

其次,规则制定者从未因未能兑现承诺而承担经济责任。

相反,统治阶级一再提供工人阶级的钱作为牺牲,以安抚其他阶级的人,他们认为他们应该为统治阶级的失信做出一些赔偿。

其他阶级的那些人接受了这些牺牲。

这就是我不喜欢以太坊的原因。我谴责它一再违背承诺,从而使其完全不可靠。我谴责它使受害者成为社区中唯一真正履行职责的群体。

作为一名比特币用户,我发现这些行为令人无法容忍和无法接受。我知道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不会被比特币接受。我们不敢允许安装可以摧毁系统的炸弹,更不要说让一小群人负责了。我们绝不会为了以牺牲另一个阶层为代价来丰富另一个阶层的目的因此违反「代码即法律」这个承诺。我们永远不会根据只是看起来很聪明的事情做出承诺。我们永远不会违背构成我们社区的承诺,因为社区全部的吸引力在于没有统治阶级来利用其他阶级。

我也很好奇那些一再支持统治阶级的人认为最终会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他们将如何回答「如果工人阶级被真正消灭,你认为会发生什么?你认为统治阶级会突然停止寻找受害者来发财吗?」毕竟,统治阶级有权做任何事情。他们可以加速向自己发行 Eth。他们可以通过燃烧现有的硬币(当然不是他们的,是以太公民的代币,)来使钱变得更加「超音速 [超健全]」 无论他们声称对社区有好处的任何原因。天空才是他们如何控制货币的极限。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容易受到任何滥用,以太坊也是如此,特别是基于其统治阶级干预改变规则以始终使自己变得更好并保持权力的历史。

为什么不应该听之任之?

现在每个人都应该看到的事实是:「以太坊不是去中心化的点对点系统。」

以太坊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统治阶级剥削工人阶级的制度,以太坊从来不兑现自己的承诺,只是不断地创造不存在的问题,以及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如何解决的问题,然后编造一个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的精彩叙述。

我们甚至可以放任以太坊上的无数骗局不管,但除了一件事:

这件事是,以太坊掩盖了真相,而新人却被告知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所以以太坊的新人一再受到各种各样的骗局的打击。其中包括一系列 ICO,后来发现这些 ICO 都是明目张胆的违法欺诈。没有智能的智能合约和搞「地毯式」剥削的「智能」合约是如此普遍,以至于都不再是新闻。垃圾成了艺术品出售的。无法拥有的艺术成了可以拥有的。以太坊上全是谎言。
随着新的营销活动的出现,以太坊的承诺经常发生变化,例如「超健全货币」活动。但这个故事从来没有涉及统治阶级以牺牲工人阶级为代价帮助资产阶级,而其他所有人都袖手旁观并享受战利品的段落。

如果你觉得这些都与您无关,那好吧。我会鼓励您再去上一下道德课,您可以不去,并且您可以选择继续接受这种制度并尝试成为赢家。

或者,如果它确实困扰你,你可以离开它。因为「要么接受,要么离开」至少是以太坊唯一能遵守的承诺。

来源链接:tomerstrolight.medium.com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13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