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多的公司加入特斯拉 (NASDAQ:TSLA)(TSLA.US)所在的天价估值俱乐部,使华尔街分成了两派,一派对股市“泡沫”发出警告,另一派则对用市盈率这样的传统估值指标来评估企业提出质疑。

据媒体报道称,特斯拉在新冠危机暴发前就已备受追捧,2020年初时的远期市盈率达到了75倍。

随着股价飙升,股价与利润之间越发显得脱节。本周,特斯拉股价再创新高,一度上探900美元,远期市盈率已高达209倍。

据媒体报道,在全球市值至少500亿美元的大公司中,有29家公司的远期市盈率甚至更高,其中包括社交软件公司Snap(SNAP.US)(262倍)、数据分析软件公司Palantir(PLTR.US)(295倍)、音乐流媒体服务公司Shopify(SHOP.US)(314倍)、拼多多(PDD.US)(348倍)、京东健康(06618)(576倍)、有“拉美淘宝”之称的Mercado Libre(576倍)、云通信公司Twilio等,Twilio的远期市盈率高至惊人的3254倍。

“现在没人在乎你是否盈利,”一家大型对冲基金驻欧洲负责人说。“你是谁,格雷厄姆和多德?”其指的是本杰明·格雷厄姆(Benjamin Graham)和大卫·多德(David Dodd),他们是利用市盈率寻找被普遍低估的股票的先驱。

其他分析师则认为估值的上升令人不安,让人联想到二十年前互联网泡沫的兴起和破灭。散户又一次为被热炒的“新经济”类股的上涨推波助澜。此外,市销率、收入增长乃至运营支出等替代性指标也被作为评估公司前景更好的指标。

总部位于悉尼的Frazis Capital Partners创始人Michael Frazis指出:“最优秀的公司如今都在投资人力资本。这种投资通常被视为成本,但实际上他们从这些投资中获得了超凡的回报。”他补充道:“市盈率和自由现金流指标惩罚了那些做了他们该做的事的公司。”受益于特斯拉和拼多多等股票上涨,Frazis的基金去年收获了108%的回报。

这类观点使人回想起互联网狂热顶峰时期。当时一些投资者使用网站吸引到的页面浏览量等新指标来证明股价的合理性。最后,基于这些替代指标的许多建议惨遭打脸,一众科技股经历暴跌。

现在,整个科技行业的估值被推高,部分反映了抗疫封锁措施对服务于在家工作和消费的公司的好处。自2020年初以来,特斯拉股价大涨955%,Twilio和拼多多的涨幅也分别达到261%和360%,这让Whale Rock Capital、Coatue Management和Baillie Gifford等基金获益颇丰。

总部位于丹佛的Plaisance Capital的首席投资官Daniel Kozlowski表示:“从任何数学表达方式来看,一些公司现在已经走向无限估值。”这突显出一些股票的价格相对盈利预期已变得严重高估。

而在科技多头看来,现在的情况与互联网泡沫时代不可同日而语。他们认为,零售、医疗保健、运输和网络安全等领域正在进行数字化转型,并且因疫情加速,这证明股价估值是合理的。

专注于科技行业的美国投资银行Stephens董事总经理Robin Brown称,投资者对他们所押注的公司和行业有了更深入的了解。Brown曾在互联网繁荣时期供职大东电报局(Cable & Wireless)和世界通讯公司(WorldCom)。

此外,超低利率被认为是美股这轮由科技股主导的反弹的一大支撑因素,分析师预计这种环境短期内不会改变。在贴现现金流模型(基于预测的未来收入对公司估值定价的传统方法)中,较低的利率赋予未来现金流更高的价值,从而支持当前的高估值。

2000年3月纳斯达克指数触顶时,美国主要政策利率在5.75%。如今,该利率接近于零,并且将在一段时间内保持在这一水平。

The Leuthold Group首席投资策略师James Paulsen称,股票的市盈率“建议(人们)要格外谨慎”,但经处于历史低位的债券收益率调整后,它们展现出“巨大的机会!”

“每把梯子梯都靠着同一堵墙——利率和量化宽松,”Plaisance Capital的Kozlowski说。“如果利率上升,真正的清算就将到来。”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3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