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水期限电问题虽然是常态,但今年的缺电有可能更加严峻。

原文标题:《丰水期将近 但中国矿工将面临更大监管与缺电压力》
撰文:Colin Wu

一年一度的丰水期将近,但中国矿工正在面临来自监管的潜在压力。虽然中国政府对加密挖矿行业态度摇摆,但今年的压力可能相对更大。 吴说区块链获悉,西南与四川地区由于电力紧缺,西北地区由于碳中和政策,将要面对更大压力。

西北地区面对碳中和与高耗能问题

4 月 7 日《自然杂志》刊登来自清华大学、中科院的研究指出,中国的比特币挖矿 2024 年达到约 297 万亿瓦时的峰值,并将产生约 1.3 亿公吨的碳排放。这个数值超过了欧洲全部中等国家(如意大利或捷克共和国)的全年温室气体排放量,比特币行业的单位 GDP 碳排放量远远超过了中国的平均工业碳强度,比特币挖矿将成为中国完成碳中和目标的障碍。

此前吴说区块链已经指出, 考虑到自然杂志、清华大学与中科院的顶级学术背景,这篇论文可能会对中国能源决策层甚至更高层起到影响。参考 《碳排放与环保 未来比特币挖矿的最大威胁 或是杞人忧天 如何应对》

再往前,2021 年 2 月 2 日国家发改委发布文件中,2019 年能源消费总量与强度双控措施落实与目标完成情况中,内蒙古是唯一未完成的省份。2 月 25 日内蒙古发改委官网宣布,按照能耗双控工作安排,要求全面清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2021 年 4 月底前全部退出。《内蒙古拟清退加密货币挖矿 碳中和承诺对矿业影响几何?》

4 月 21 日第二届比特小鹿「丰水节」上,比特小鹿董事长吴忌寒表示,碳中和对行业存在长期影响,减少碳排放是世界趋势,矿业不要心存侥幸。此外,在中国矿业与区块链面对更复杂的局面,正如(周小川)此前表述,区块链金融永远要回答一个问题,就是对实体经济有什么用。

西南地区与四川面对电力紧缺问题

丰水期限电问题虽然是常态,但今年的缺电有可能更加严峻。因为疫情后经济复苏以及高温天气,5 月以来四川用电负荷高速增长,但来水偏少较多年偏枯三成,电煤供应短缺且煤价高涨,大数据用户已经遭到临时限电。另一方面内蒙古严查下大量矿工搬迁,加剧了四川挖矿电力的供不应求。

5 月 16 日因为电力不足、限电、检查等原因,四川要求大数据中心执行临时性限电,一时全网算力急剧下降。据 BTC.com 数据,截止到 17 日上午 9 点,蚂蚁矿池下跌 17.8%、币安矿池下跌 14.5%、火币矿池下跌 23.7%,其余主流矿池均下跌 6%-8%。

5 月 9 日,云南省能源局、云南能监办也组织重点发电企业召开座谈会。会议要求,各发电企业要千方百计提升存煤可用天数,坚决避免缺煤停机,加强设备运维和人员储备,严控机组非计划停运,做好与地方政府、煤炭供应和运输企业的沟通协作,形成保障电力稳定供应的工作合力。

各地政府开始对挖矿耗电问题进行调研

由于今年以来比特币价格节节攀升,社会对行业关注度急剧升高,尤其近期山寨币火爆导致大量新用户入场,监管层的关注度也明显提高。新华社 5 月 15 日发文抨击虚拟货币市场乱象横生。

据澎湃新闻报道,4 月北京市经济和信息化局发布了《关于摸排我市数据中心涉及比特币等加密货币挖矿业务情况的紧急通知》, 通知要求对北京市数据中心承载业务中涉及比特币等加密货币挖矿的相关情况进行梳理,各相关单位如涉及相关业务,于 4 月 28 日中午 12:00 前反馈近一年挖矿业务耗电量及总能耗比例等相关信息。北京经信局 4 月 29 日下午回复澎湃新闻称,该通知确实由该局发布,主要从数据中心承载的业务类型和能耗角度进行梳理摸排,为该局正常开展的业务工作。

吴说区块链获悉,类似的摸排行动还在全国各个省市进行。数据或统计到中央相关部门以决策下一部动作。按逻辑推论,最严厉的行动可能是禁止一切挖矿行为,但这个可能性不大,因为比特币被定义为合法的虚拟商品,挖矿行为本身也并不违法。更合理的可能,是从高耗能角度出发,要求逐步关停相关产业。最理想的情况是决策者依旧保持开放与观望状态。但总得来说,由于碳中和政策,以及「不符合要求的高耗能、高排放项目要坚决拿下来的政治要求」,国内挖矿的不确定性正在快速增加。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3 × 5 =